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美就是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和父亲打猎轶事(二)老獾失算  

2012-02-16 18:54:58|  分类: 我与父亲打猎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獾是一种冬眠动物,身体像小猪,但腿很短,脸两边有两道灰白色的毛,样子又像果子狸。难怪家乡的人们把果子狸称作“狗獾”,把獾称作“猪獾”。獾生活在洞里,昼伏夜出,到了秋天,大田的庄稼熟了,成了獾的乐园。

打獾用的是狩猎的方法,就是守在獾的洞口,待獾出洞时猎获它。每年的八月十五是守獾的黄金季节,獾可以说浑身是宝,獾毛可做毛笔、刷子,獾油是治烧伤的良药。。。每年的这个季节,我和父亲隔三差五去守獾,那些年打了多少獾,也数不清了,反正十里八乡治烧伤的獾油大多是我们家赠送的,当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头痛脑热看大夫,被火烧住找老李。。。。

俗话说:猫有猫路鼠有鼠道,守獾需要先侦查,獾洞里是不是有獾,一看洞口有没有“狗蝇”,就是那种翅膀短屁股长的小苍蝇,二看洞口有没有蜘蛛网,三看有没有新脚印。。。。。。。

张村峪沟口有一片梯田,那里住着几只老獾,喜欢打猎的人,你来他往,都是空手而归。我和父亲也去守过两回,等到大半夜,獾就是不出来,獾明明就在洞里,真是邪了门。

月亮又要园了,守獾是需要月亮光的。这天,父亲显得有些激动,早早准备好枪弹,叫上我出发了,天刚黑我们就来到了地头,父亲给我说了他想好的“作战计划”,我按计划把父亲背起来,开始向青纱帐中獾洞的方向走去,离獾洞七八米远时,父亲拍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把它慢慢放下,静静地坐了一会,父亲示意我离开,我踏动脚步向田边走去。。。。刚到地头,父亲的枪响了。这回,老獾真的是失算了,它以为来了一个猎人,又走了,猎人走了,警报解除了,就可以出洞了,但它那里知道我们是人背人走过去的,听起来可不就是来了一个人,这个人呆了一会又走了。“聪明”的老獾,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,上了父亲设计好的圈套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